宏㒯:

雾塘

墨玑:

D-129

星期三,雨。

刘二号同学在沉寂一段时间后,再次敲响了微信的门,发了个消息问我工作怎么样。回了句实习中,挺好的,就再也找不到可说的话题。
这些年来碰到的人多不胜数,慢慢的,也开始学会分辨真心和假意。以德报德,以直报怨。

很久前看到一句话,哪有什么岁月静好,不过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。说的对极了,不谙世事,不是生命的常态,终有一天,我们都要知世故。而在晓世故后不世故,是最最温柔的善良。

LOFTER我最爱的摄影师:

万花筒  ——  @麻团张 

转载自:映雪堂

BLACKSTATION:

wantchman

Lost Penguin:

黄 赛 随 拍:

我的北京我的家---秋

Lost Penguin:

灵感视窗:

梅英轩:

落日楼头……栏杆拍遍……无人会,登临意。突然想起这首词,全文如下:

楚天千里清秋,水随天去秋无际。遥岑远目,献愁供恨,玉簪螺髻。

落日楼头,断鸿声里,江南游子,把吴钩看了,栏杆拍遍,无人会,登临意。...


转载自:俺心依旧

我本善走:

丝绸之路,坐大巴到巴基斯坦


    最近在读比尔·波特(BillPorter)的《丝绸之路,坐大巴到巴基斯坦》(The Silk Road: Taking the Busto Pakistan),在我写《搭车十年》的时候并未读过这本书,那时候似乎还没有中文译本在大陆出版。但我们的行程几乎重合——从内地沿丝绸之路到新疆喀什,再从红其拉甫入巴基斯坦。其实并不稀奇,对西方人来说这是一条相当时髦的线路,有无数的探险家、人类学者、游客在百年中留下大量笔记与资料,只是最近几年它好像又有些降温了。...


© 学习者 | Powered by LOFTER